黨員隊伍建設網

燈塔-黨建在線 >黨員隊伍建設網 >黨員風采

濱州市耄耋老黨員王景林:垂暮之年留一句囑托——“全家跟黨走”

2018年10月18日 10:08 來源: 燈塔-黨建在線
字體: [大] [中] [小] [打印] [關閉]

  6月28日,坐在自家臥室床上的王景林老人,迎接看望他的濱州市委市政府接待辦機關黨組織的慰問干部。盡管固定在老人面部的呼吸機完全將他的表情遮擋,但所有在場的人,都能感覺到老人心底的喜悅。

  王景林用力地與大家握手,無法開口說話的他,用枯槁的手臂顫巍巍地寫字,每寫一個字都需要大口地呼吸,來讓情緒緩和平復,仿佛用盡渾身氣力。

  “全家跟黨走。6月28日,王景林。”寥寥數字,歪斜扭曲,卻濃縮著一個有近60年黨齡的老黨員,對黨最深沉的熱愛;凝聚著一位垂暮之年的老人,對子女最厚重的囑托。

  60年黨齡老黨員工作堅持“身先士卒”,不給單位添麻煩

  王景林的老伴,他的子女,他曾共事過的同事,他曾領導過的下屬,都說王景林是一個特別普通的共產黨員。翻看王景林的簡歷,也確實談不上“轟轟烈烈”。1955年,18歲的王景林參軍入伍,成為一名鐵道兵戰士;1959年任西藏軍區裝甲車二連排長,3年后赴蘭州軍區,先后擔任19軍坦克連連長和19軍坦克團作訓參謀;1975年離開部隊,任惠民地區水產公司汽車隊隊長。從1980年開始,連續17年任職濱州地區行署小車修理所書記,直到1998年退休。算下來,跟“車”打了半輩子的交道。

  1959年,王景林從部隊入黨。算下來,馬上就要有60年的黨齡了。工作幾十年,“身先士卒”成了他的標簽。“在小車修理所干書記那些年,他沒事兒就盯在車間,沒領導架子。工作作風也正派,那么多年從來沒要過補助,也從沒私自動用過一次公家車,還總惦記著給同志們辦實事。大家對王書記的評價都很高。”王景林當年的同事、小車修理所車間主任孫玉興老人說。盡管是書記,但王景林一直把自己當成一個普通的一線修車工人,他曾對子女說,要“多為單位作貢獻,少給單位添麻煩”。

  這些年,王景林的身體每況愈下,生活的起居基本都在床上度過。前后住了大大小小幾十次院,但不肯讓子女老請假照顧他。“別老請假,耽誤工作給單位添麻煩。”老人說。

  黨的“便宜”一分也不占,要求家人以黨員的標準做人、做事

  違背原則的事兒絕對不干。這是王景林的堅持,也是對家人的要求。他曾對家人說:“我是共產黨員,不能犯錯誤,黨的東西一分也不占。”

  那個年代布票緊張,王景林剛結婚不久時,每年只能發3尺3寸的布票。家里的老婆孩子還穿著滿是補丁的舊衣服,王景林反而把自己的都布票給了別人。“一問才知道,他連隊的戰士借了別人的大衣結婚,結果把大衣弄丟了。他是連長,就帶頭發動全連,把布票都捐給這個戰士了。”王景林的老伴兒田玉鳳說,“自己家孩子都沒吃沒喝,他倒擔心別人有沒有飯吃。”

  王景林任職行署小車修理所黨支部書記的第二年,正好所里需要配一名電工。王景林的長子王學東,恰好就在第二棉紡織廠干電工。“我當時也確實想進機關,可父親攔住了。他說,‘你分配在哪兒就在哪兒干,干好了在哪兒都發光,別來我跟前兒。我不給自家人開后門。’”王學東說,當年他眼中的父親,既倔強又不通情理。

  女兒王秋萍也有一樣的“怨言”。“我工作時進了棉紡廠,當時很多跟我一塊進廠的,后來都通過各種關系調出來了。父親其實也能把我調出來,但還是被他一口回絕了。”王秋萍說。那時父親告訴她,不要和別人攀比,不能搞特殊,要做好自己的工作。“當時我也恨。但后來也終于理解他,你看現在從嚴治黨的要求,不就是父親一直要求自己的嗎?”

  幾十年過來,王景林的家人沒跟著他“沾光”,倒是心里藏著不少委屈。但父親的作風如同家風,讓子女的不滿、怨恨,最終都化解成理解。父親的任勞任怨、不偷奸耍滑、不占公家便宜,也成為父親最偉岸的印記。“他很平凡,但值得我們敬佩。”王景林的子女們說,“父親寫‘全家跟黨走’,就是對我們全家的一種要求,要求我們即便不是黨員,也要用黨員的標準要求自己做人、做事。”

  按時繳黨費、看單據是每月“慣例”,對黨的生日念念不忘

  王景林對黨,有一種特殊的忠誠和信仰。在他在他臥室的枕邊,還放著最新版的黨章和一本《紅船精神》。2016年,老人還要女兒幫他在網上買了書——《大道之行·中國共產黨與中國社會主義》,王景林身體不難受的時候會自己翻看。“只要是單位發的跟黨有關的學習材料,他沒事就會扒拉著看。”王景林的老伴兒說。

  而王景林老人對繳黨費似乎有一種“執念”。在王景林身體健康的時候,黨費一向按時繳納,從不拖欠。2013年,王景林心臟搭了2根支架,沒辦法爬樓了。他便讓老伴騎著電動三輪車載他到市政大樓,讓老伴兒替他繳黨費,而他就坐在三輪車上等。老伴回來后,他第一件事就是檢查繳費單子。

  2年之后,王景林下不了樓了。到了每月月初,他攆著老伴去繳費。老伴回家后,依然是必須上交給他繳費單。仿佛他只有看到單子上的數字,才能去一樁心事。

  又過了2年,老伴也走不動了。市接待處的工作人員為了方便老人,上門收繳黨費。同樣,繳費單子王景林還是得過目。這成了雷打不動的習慣。

  “老人對春節經常不在意,但對“七一”“八一”兩個節日有特殊的情結。一個是黨的生日,一個是軍隊的生日。父親既是黨員,也是軍人。”王秋萍說。就在6月30日早上,王景林還在女兒手心里,用手指劃寫了“七一”兩個字。

  “明天就是‘七一’了,黨的生日了。”王秋萍對床上的父親說。戴著呼吸機的老人點點頭,他心里記得清楚。(中共濱州市委市直機關工委)

分享到:

相關閱讀

濱州市政協十一屆一次會議隆重開幕 濱州市委黨校2017年春季開學典禮舉行 濱州市委召開常委會議 張光峰主持會議并講話 中國共產黨濱州市第九次代表大會隆重開幕 濱州市沾化區開展黨員干部駐村調研幫包工作